做号党洗刷内容平台:两个号卖25万 创作者难获保护

  

  界面新闻记者从一名“做号党”人士处获得了一个被称为“自媒体神器”的软件,当中包括了修改视频MD5值(破解视频原创)视频批量采集文章伪原创原创度检测等功能。

  “做号商要的是流量,把内容做得比较口水擦边球就好;很多平台要的也是流量,只要不严重违规,它们其实乐于见到这种偏‘下里巴人’的内容。”在他看来,平台参与作假环节的成本太高。

  自媒体“氢媒工场”的运营者刘尊总结了这类文章的“创作三部曲”:“第一步,起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并且带‘这’字或者‘它’字;第二步,东拼西凑编个500字的内容,然后插几张图片,当然图文都不会写明来源;最后一步,文末以‘小编认为’的口吻,写两句正确的废话。”

  “企鹅号的原创审核功能不太好用,有些洗我们稿的文章会标原创,我们自己的原创文章没有标记,申诉了几次处理得也不到位,再加上我们和其他几家平台都签了约,也没心思管这个平台,就停更了。”此外她还表示,企鹅号会希望其在微信号发的文章绑定同步到平台,但由于她的团队会在微信的第二条推送会写一些广告,自动同步的话怕引起一些纠纷,这也打消了她对于企鹅号的热情。

  刘尊认为,理论上确实存在着平台和“做号党”勾结的可能性,但在实际操作中,“做号党”并没有必要大费周章来勾结平台。

  与“推荐体系”挂钩的补贴分成

  2018年7月,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发公告称,企鹅号反作弊团队历经半年时间的追踪取证,共确认大小黑产团伙五个,涉及黑产账号300多个;根据平台规定,对违规账号予以封号处罚,并追缴非法所得。而今日头条也曾经与石家庄警方合作,抓获了一个通过大量虚假帐号骗取其旗下“火山小视频”大额资金的黑产团伙。

  内容平台的大量补贴就能带来优质内容吗?如果以流量为考核点的话,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在企鹅号的等级体系中,二级号的等级并不算高,并没有达到能够开通“原创”功能的门槛。根据他的介绍,在企鹅号里,收益号和引流号可以通过矩阵功能连接起来,引流号通过推广链接等方式将流量导入到大号中,来帮助大号刷高流量,间接帮助大号提高流量变现;但引流号本身的收益不能提现。

  “在企鹅号上,质量比较好的独家原创内容,每一万阅读大概就会有几十到几百元不等的收益。”有一名来自广州的自媒体运营者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前两年有一次她们的帐号在企鹅号平台上发出了一篇曝光量有120万左右的文章,单篇收入超过了1000元。

  在平台监管比较松散的时候,这些内容大多由运营者从各个平台上东拼西凑而成;然而随着平台们开始收紧,“做号党”们也会通过一些技术手段来规避监控。

  “多刷几次,很快就能把等级刷上去原创功能刷出来。”这名“做号党”人士说。

  黑产和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竞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今年一月,拼多多出现的bug使得100元无门槛券被任意领取,最终造成了数千万元的损失,事后拼多多声明称,“有黑灰产团伙通过一个过期的优惠券漏洞盗取数千万元平台优惠券,进行不正当牟利。”

  平台在投入大量补贴,希望获取优质内容进行流量圈地的同时,“做号党”也趁虚而入,通过快速的内容产出来获取补贴,最终实现劣币驱逐良币。如果不能很好解决这一问题的话,内容平台固然可以获得短期的流量收益,但还是会导致优质内容创作者的流失。最终的结果还是得不偿失。

  当一个企鹅号达到3级以上,并满足一定条件后,会开通“原创”功能;在原创之上,企鹅号还有“独家”功能,独家内容可以获得平台提供的额外补贴。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一篇独家内容的补贴分成大约会是普通内容的3-5倍。

  3月12日晚,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发布公告称,2018年12月底,外部某知名网站帐号密码数据库泄露,有不法分子利用该数据库泄露信息,恶意对企鹅号帐号进行攻击和破解,导致部分企鹅号作者无法正常登录,帐号及相关收益出现异常。

  “如果编辑认为一个号能稳定产出好内容,就经常会给好位置,如果一个帐号发的少,以及没有获得编辑给到的好位置,那么收入少是正常的。”这名运营者对界面新闻记者说。一个好的位置往往能够决定内容帐号是否能够获得足够流量乃至收益的前提。

  来源:界面

  “帐号一旦出售,我们这边就会删信息,完全可以放心。”这名号贩子向界面新闻记者保证。但当界面新闻记者向其询问更高级别的帐号时,他表示自己没有办法提供。

  在文章中,三表表示,腾讯方面的解释是,其邮箱帐户信息在一次网站数据脱库的过程中被窃取,从而“做号党”获得了其企鹅号的登录帐号。而针对被窃取的帐号通过发布大量低质量内容获得高额分成这一现象,有网友认为,“做号党”与内容平台是一种合谋共生的关系;部分平台甚至存在内部工作人员和“做号党”共同合作,从而滋生腐败的现象。

  另一位号贩子则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一般有独家功能的号很少会流通在市场上,属于“稀缺品”的状态:“一个原创独家号,少说每个月平均就可以带来几千元的收益,你可以自己掂量一下,一个独家号要多少钱来收。”

  “企鹅号一个85元,二级号,只能用来引流不能拿来做收益。”这名号贩子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为了避免这些“做号党”带来的负面影响,平台间已经采取了一定的措施来打击黑产。

  至于头条号趣头条等平台,则是更多地依照机器判定的方式来确定一篇文章是否受欢迎:一旦以往的稿件阅读多点赞评论多,那么当自媒体发布下一篇文章时,平台就会给予更多的初始推荐值。

  内容帐号的灰色市场

  但也有声音表示,不少平台确实存在着一定程度的贪腐问题。自媒体“阿尔法工场”就在2017年一篇关于“做号党”的文章中指出,多个内容平台都有自己的后台绿色通道,通过这些渠道注册的账号,权重推荐都会比普通账号要高。

  并不是所有的帐号都能够从平台处获得等量的补贴收益。以企鹅号为例,它们的等级体系决定了,在平台上等级越高,内容越有看点的帐号,自然能够获得越高的收益。

  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如果购买的量大,还能有优惠,“有的工作室会拿上百个号,我就算80元一个号卖给他们了,当然也不会便宜太多。”

  即便是像趣头条这样的后辈,也在近期加大了补贴的力度。2018年11月,趣头条号还将推出两大内容补贴策略,其中就包括在未来6个月内为内容生产者提供每天200万元的分成。

  界面新闻记者以“自媒体帐号”“价格”等关键词在网上进行搜索后,很快找到了一些能够出售相关内容平台帐号的“号贩子”。一名号贩子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能够提供包括博客大鱼号今日头条企鹅号搜狐爱奇艺凤凰大风号在内的多个内容平台帐号。

  除了电商平台外,内容平台也已经被黑产所盯上。

  “做号”指的是运营者通过注册大量自媒体平台帐号,然后通过抄袭洗稿等方式产出大量低质量低成本的内容并快速传播出去,从而在内容平台上获得流量的过程。红利期过去后,流量的重要性愈发明显,如果能够获得大量流量,往往意味着运营者可以获得不菲的收入。

  但关于平台是否有于“做号党”勾结这一敏感问题,行业内人士却给出了不同的看法。

  此外,包括阿里百度等互联网巨头的内容平台,都陆续推出了相关的补贴政策,其目的都是一致的——将尽可能多的流量划归自己旗下。

  记者 | 饶文怡 于浩 陆柯言

  知道创宇的信息安全专家隋刚对界面新闻记者介绍称,一般而言,企业为了避免遭遇到类似的撞库攻击,可以采取四个措施来规避:强制性地周期更换用户口令;加入绑定手机号码或常用邮箱等密保措施;对于登录界面,若是web页面,加入如一定强度的人机校验;对于用户的常用登录IP进行记录绑定。

  一名自媒体帐号运营者对界面新闻记者评价称,相比于其它自媒体平台来说,企鹅号更为传统:其他内容平台大多采用机器算法推荐的方式,而企鹅号则是更看重编辑推荐。

  “三表龙门阵”的文章也提到,在被盗号之前,自己的企鹅号并没有产生任何收益。

  在这场竞争中,内容脱离了内容本身,变成了获取流量的手段。于是,不少平台也在近年推出了一系列针对内容创作者的补助措施,希望能够从中掘金。

  诞生于2012年8月的微信公众号,直接推动了内容创业这个领域的繁荣发展。凭借着微信的巨大流量,一篇优质的文章可以在数以万级的用户间传阅,2016年1月的数据显示,微信公众平台文章每天阅读数已经达到30亿次。

  对于内容平台和内容创作者来说,“做号党”都已经成为一片阴霾。

  当界面新闻记者咨询其所售卖平台帐号的安全性时,他多次强调,所售卖的帐号都是“自养的”,不会出现卖出之后修改信息,导致买家无法登陆的情况。如果买家购买到一些被盗取的账号,并且其相关信息没有及时消除的话,就会存在被原号主找回帐号的情况。

  内容平台给出的巨额补贴,让看到了机会的“做号党”们尝试到了一夜暴富的滋味,但对于专注于自创内容的运营者来说,这反而挤压了他们的生存空间。

  除了自己产出文章培育帐号之外,找到足够多的自媒体帐号,也是“做号党”们选择的一种捷径。

  在他看来,这一传统的运营机制,使得企鹅号上所被推荐的内容往往呈现出两极分化的局面:或者是来自“凤凰网南都澎湃新闻”这样的著名内容或新闻机构,或者是来自一些追求低俗内容标题党的自媒体帐号。一般正常产出内容的自媒体大号,在企鹅号上反而得不到特别多的重视。

  作为腾讯在流量方面的一个主要对手,今日头条也非常活跃。以今日头条的“头条号”为例,2015年9月,头条号平台推出“千人万元”计划,在未来一年内,扶持1000个头条号个体创作者,让每人每个月至少获得1万元的保底收入。

  至于同为腾讯内容矩阵下的QQ企鹅号,则是在2018年相继推出了针对短视频创作的“达人计划”以及TOP计划,同样希望通过巨额的补贴资金培养优秀的内容创作者。此前,腾讯内容平台部兼腾讯短视频平台产品部副总经理陈鹏就曾经表示,2019年企鹅号会大力推进偶像计划,从垂直品类里扶持出新生代偶像,并且大力打击侵权,保护原创能力。

  至于阿里文娱体系下的“大鱼号”,这名号贩子则表示他们既提供引流号也提供收益号,引流号一个60元,收益号一个90元。

  这些平台给出的大量分成,最终成为了刺激内容创作者们的一针兴奋剂。现在,一个自媒体进驻多个内容平台,已经成为了司空见惯的事情。

  对于企鹅号以及其他所有平台来说,如何避免这些劣质内容影响普通内容创作者的发展,更值得关注。

  要达到这个目标,“做号党”们可以采取不同的措施,比如靠不断产出符合平台要求的文章,来获取足够的推荐度。

  逐利的资本因此看到了优质内容账号背后衍生的泛商业价值,不少风投机构在那段时间内专门成立了针对内容创作者的投资基金。

  编辑 | 文姝琪

  最终,受到越多推荐的内容,则越容易出现在平台首页,自然就会获得更多的流量以及收益。当中除了平台给予的补贴之外,还有来自广告的分成,比如企鹅号的总收入就分为了“平台补贴”以及“内容分成”等部分;而头条号的总收入则分成“平台补贴”和“广告点击”等。

  腾讯内容开放平台也建议,用户不定期更换高安全性的帐户密码,如发现帐号异常及时向平台反馈。

重拳打击盗号:对涉嫌盗号的任何群体或个人零容忍,发现一例处理一例,封禁盗号所得利益,涉嫌严重违法行为的报送国家执法部门处理。增强登录安全:逐步下线邮箱手机登录,全面使用QQ/微信登录体系,增加用户异地登录等异常行为通知。排查历史数据:针对所有疑似被盗帐号,平台正进行全面排查,增加专项人力,解决帐号异常问题。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企鹅号更多的是‘看号’给流量,而不是‘看内容’给流量。”前述自媒体运营者总结称,出于这个原因,企鹅号在他所处的自媒体圈子里其实使用频率并不高;他运营的自媒体虽然也开设了企鹅号,但在其中更新的频率要远低于其他几个内容平台。

  如何保护内容创作者?

  而前述来自广州的自媒体运营者则是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们在2018年初就已经停止了企鹅号的更新,原因在于尽管企鹅号给出的补贴数量并不少,但对一些侵权的状况并没有很好的处理,同时也有太多的条条框框限制。

  根据企鹅号官方的介绍,一个刚刚注册的帐号所处的是“新手期”;发满5篇内容后会自动晋级至2级或3级;不同等级在权益推荐文章处理优先级上会有一定影响,高等级的账号可以享受更高级别的权益更优质的推荐以及文章优先被处理。企鹅号等级最高可以达到5级。

  也就是说,一个本来的自媒体大号已经落入到了“做号党”手中,成为其牟利的工具。

  一年后,针对短视频领域,今日头条又宣布,将在未来一年内投入10亿元的资金来扶持短视频创作者。此后,头条号又陆续出台了“礼遇计划”以及“青云计划”,分别推出巨额奖金来奖励排名靠前的内容创作帐号以及优质内容。

  3月12日,自媒体“三表龙门阵”发文称,其于2014年开通的腾讯企鹅号从今年1月开始被盗号,帐号原先发布的科技类内容已被悉数删除,并用于发布大量低质量娱乐相关信息;经统计,该帐号借此在近两个月内已经获得了超过75000元的收益。

  可观的收入也为“做号党”们提供了动力:只要能够通过一定的手段获取能够稳定产出内容的自媒体帐号,甚至是被认定为高质量的帐号,它们很容易就能获得不菲的补贴。从“三表龙门阵”被盗取的帐号来看,如果运营得当,一个月数万元的收入并不难达到。

  针对上述问题,企鹅号平台已采取相关措施:

  在刘尊看来,这种“看图讲故事”的模式,往往不会耗费太多的时间,但又能抓人眼球,“低质内容才带来流量,一篇很low的谣言,很轻松就能做到阅读量10万 。”

  内容平台的竞争

  界面新闻记者在一个新媒体帐号交易平台上发现,一般等级在四级以上,带有原创功能的企鹅号,售价一般在数万元左右,带独家功能的则要更贵一些;有卖家发出了“一个五级企鹅独家号与一个百度百家加V原创号”的销售信息,两个帐号的捆绑标价甚至达到了25万元。

posted on posted @ 19-03-22 02:55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K2网投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